信阳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手卡 > 正文内容

单身女孩总是懵懂反复的做梦_女性

来源:信阳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8-12-15

 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,英俊得让我自从见他一面后,便夜夜无法安心入睡。

  这个男人,是闺蜜娜娜的上司林达。娜娜供职的公司平安夜酒会,她带了我去凑热闹。娜娜在那里工作3年了,年年都会去参加公司活动,而我年年在不同的地方狂欢,唯独那一年平安夜落单。

  年轻的女孩子,哪个不是急着拼了命用不停的恋爱印证自己的青春。只是似乎总也摸不到婚姻的门,总差那么一点儿,总也到不了婚姻。而我们,却是懵懂的,并不知晓差了什么。只好顺着命运,随波逐流。

  我只是看了那个男人一眼,那么干净、英俊、轮廓分明的一个男人。隔着人海,我心怦然。挤着凑着靠近他,和他碰了杯,他内敛地笑,他修长好看的手指,他的一切,让人看了心里都难受,那么好看的男人,却是别人的男人。

  娜娜看出我眼里的迷离,警告我,他是一个好男人,并且有责任在身。

  我不解。娜娜说,他有一个重病的妻子。我的心一紧,奇怪的是,却没有沉下去。

  他的磁场太过强大,强大到令我固执地觉得,爱具有超凡的魔力,能成全一切幻想。两天后,我离开了自己供职的高薪外企,去了林达的公司,去不顾一切地接近他。

  娜娜警告我不要去招惹林达,她的眼睛里都是担忧和一些我看不明白的东西,可是我已经不能阻止自己了。在这个城市里,林达给她的薪水只有三千,而我在外企的薪水却是两万。这是什么价值观?所以我丝毫阻力也没有地进了公司。

  我的职务,是高级公关总管,比娜娜要高一些,四千一个月。我每个月损失了一万多块钱,却获得了与林达频繁接触的机会。

  林达的话不多,而我恰恰喜欢寡言的男人;林达的衬衫总是洁净透白,而我恰恰喜欢干净的男人;林达……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确信自己陷入了一场暗恋,也确信我把自己放进了万劫不复。

  只是,他并不给我机会。不管我如何每天总是伴着很晚才离开公司的他,或是一起出入商场浴血奋战,不管我如何优秀,如何眼眸流转间都是柔情,我确信他能从我的眼神里窥透我的秘密,但他始终沉默。

  他就像一个没有入口的迷宫。可是,我像一个越战越勇的斗士,确信着,我和他所剩的,不过是与自己、与俗世中的道德打一场暗战。我终会赢,需要的不过是机会;他终会输,需要的不过是时间。

  这一年,其实我和娜娜都27岁了,早就过了幻想的年纪,也早就明白,已婚男人是单身女孩永远的雷区,但我却沉入了17岁一样的梦境。

  性对于男人来说,只是一桩小本生意

  也许很多时候,人怕的是冲动。清醒的时候,哪怕只隔着一张纸,也不想去伸出手指头;冲动的时候,就是翻山越岭,也有强烈的荷尔蒙去癫狂。和林达去邻市参加一个订货交流会,我有很强烈的预感,一定会发生什么。临行前,我将DV放进了挎包里。

<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权威p>  订货会很成功,能说会道的我,加上沉着稳健的林达,为公司签下了很多订单。结束后,我和林达去酒吧庆祝。我是有心事的,却又不敢说出来,越喝越急;他是慌张的,却又欲罢不能,越喝越多。

  他的表情和身体都渐渐放松,他突然说:“和你在一起,真开心。”他简短的字句,透露玄机,成为一种表白,满足了我的猜测和自信,又给他自己,留有了退路。

  我没有回应。我已经等待很久,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。最后我们都喝高了,他说了一个字:累。

  我知道他在说他的妻子,一种平时不能的表达。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无比,原来扮演弱者博得爱怜,不止是女人的专利,由男人扮演同样出彩。

  暧昧的灯光下,我冲动地伸手过去,覆在他的指上。他显然有些意外,手指震颤了一下,最终犹疑却力量十足地翻转过来,紧紧地按住了我的手。

  后来,他开车载着我回酒店,两个人没有了对白,车里也没有音乐,只是流淌着心照不宣。他突然叫了我名字:“希娅。”他的声音有些哑,似乎是因为欲望而显得有些干渴,这种喑哑令窄小的车厢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情欲暧昧。

  没等我回答,他的手已经径直从我深V的衣领伸进去直接抚到胸。

  那一刻,我的身体像触电了一般,我没有想到,我们的开始,竟然是如此直截了当,而这种直截了当,又恰恰是我所喜欢所期待的。我所有的话就那样被堵死在喉间,变成了轻轻的呻吟声从身体里一点点渗出来,还冒着腾腾的热气。他修长的手指自上而下抚摸着我的全身,像一把经过精密打磨的钥匙,每一个齿痕都刚刚合上;而他的另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,丝毫不错地超着车。

  我完全不想问他要带我去哪里,因为在这条路上,就已经是快乐的旅程。好像吸食大麻,带来瞬间的超脱。车还在往前开,他的一只手也一直未曾离开我的身体。他甚至没有偏头看我,他那样的胜券在握,可是我的身体却不给我反驳他的力量。

  而我也愿意,输在他的手下。

  一路艰难地到达床,因为山崩海裂的欲望。他的吻蜿蜒潮湿,他的指灼热有力。当我拿出DV时,他一脸的不解。我说想留下点什么,他流露出一丝戒备,可是他喝多了,多到只是迟疑片刻后就和我研究起哪个角度拍得更全更清楚。他非但没有阻止我拍下全部过程,反而比我还兴奋,竭尽全力要表现得更好。

  他只是喝多了,我却是清醒的。我想占有他,不仅是身体,在商场也算摸爬滚打了这些年,我知道对付男人,手里总该有张底牌。我的经验,不过是两万块的月薪带给我的累积。

  那夜后,林达重新开始对我冷淡。我知道,他在排斥我的同时,也在和自己打架,理智和欲望的架。

  我给他时间,胸有成竹。

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>  终于他忍不住问我:“拍下那些做什么?”“以爱情的名义。”我回答他,眼神丝毫不游移。

  他定定地看着我,想要从我的眼睛里看出与我的话不相符的东西。他的本质,男人的本质已现端倪。那不是爱情。他的目光尖刻而令人难受,而我,却昂头迎接着。

  虽然,我已经如我想象的一样,输了。性对于男人来说,只是一桩小本生意。这是我早就明了、却又总想一试再试的。

  有尊严,没爱情;要爱情,就要放弃尊严。至少当我们为爱情发烧时,总需要为它而妥协。

  “其实,我很喜欢你。”他的口气蓦地软下来。男人说谎,女人装傻,都只是为了得到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。因此,我们都为了自己的需要妥协。

  可是,我记恨,记着激情后面的情感真相。这憎恨,和不得不装的傻,让我一次次在数码DV前,变身荡妇,那样的投入,是对那个痴情自我的唾弃。那样,我会觉得安全。

  而林达,为我的表现而着迷,他不停地唤我的名字,说他爱我,不停地说。

  我突然烦了这样的表白,这穿梭在性欲中的没有根基的表白,令我觉得可笑,让我烦躁。他欢喜着,另一个我,那一个没有灵魂的我。

  急急地结束之后,到洗手间冲洗自己的身体,林达随后跟至。

  他突然说:“看着我,抱着我。”

  莲蓬头巨大的水柱打湿了我的眼睛,他伸出大而宽厚略有粗糙的手掌抹去我眼睛上的水。我看到他有些迷茫的眼睛,并不是停留在我和他一样赤裸的身体,而是我的眼睛,他看着我的眼睛,有一种脆弱的渴望,这一次,是我愣住了。

  男人原来,也需要感情。这发现,令内心那个柔弱的我,随即复活。

  可是,为什么,在一段感情里,男人总是会比女人更轻易放弃?可是,为什么,一旦当他和爱人进入婚姻,他便会和别的女人上床?

  那么婚姻到底算什么?爱情的归宿,又到底在哪里?

  我觉得好累。

  没有足够的能量,可以承担他的不承担

  林达越来越沉迷于我的身体和我的DV。以至不实录的时候,他就不能兴奋,一开机,他就像A片的男优,完全失控,完全沉溺,完全不像平日写字楼里那个不苟言笑的上司,也不像是别人的丈夫。当然,更不像我的恋人。

  而因为他的兴奋,我看到了自己的价值,渐渐也忘记了初衷,和他一起沉溺在那不合常情的快乐里。

  有时候,他也会觉得恐惧,那是因为他看到我眼眸里深刻的欲望,那是一种占有的欲望,抛离了身体的占有。

  他告诉我,如果他的妻子知道,会跳楼的,那他会一辈子不安的。

  “我不会告诉她。”我许下诺言。心中却饮恨,而又能迅速变成另一个我,那一个在DV镜头前疯狂的我。那个我,带领着我的情欲,一路西安市中际中西医结合脑病医院收费贵吗?勇猛向前。

  林达和我的每一次约会,都会简单明了。他总是打通电话,并不问我在哪里,也不问我有没有时间,只是说:“老地方,半小时见,带上DV。”

  他的一切都那么霸道,却让我没有力量拒绝。女人总是需要一些别的,一些幻想,哪怕只是源于性的幻想,她们也会凭空滋生出凌驾在性之上的温暖来。林达对我的需要,助长了这一幕剧情的气氛。被重视是每个女人都渴望的,而被需要总能顺势乔装成被重视。持续自欺的外衣,用以战胜漫长无聊生命中的孤独。

  每一次关上酒店的房门,我总是试图在昏暗的灯光里,看清他的表情,可是却又总是无法看清什么。反而,窄小空间里的沉寂却总让我莫名变得紧张起来,这紧张,又轻而易举地动摇了我的成就感。

  在我犹疑困顿的时候,他就打开了DV的录制开关,而我,也随着他一起,陷入本来是我设置的陷阱。那,也是一种逃脱。

  当我沉浸在自己混乱的情欲之中时,娜娜辞职了。

  她吞吞吐吐地要我陪她去医院,娜娜怀孕了。虽然说,我们这一代的女孩子,大部分都会经历这个,可是,我还是问了,是谁的孩子?我并不知道她在和谁谈恋爱,这些年,她总是神神秘秘,好像有男朋友,又好像没有男朋友,不再像早些年那样,落落大方地带出来让我评头论足。

  “他抛弃了我。”娜娜眼神有点呆,“他一直也没有要我。”

  我没有得到答案,却觉得心里有些发凉。

  “我时常以为那是爱情。”娜娜苦笑。陪娜娜做完手术从医院出来后,我突然寂寞了。遇到林达后,第一次,我感觉寂寞了。

  手机突然响,林达低沉而简洁地说:“半小时后,老地方,带上DV,充足电。”没等我回答,他就挂了。

  我已经是他不折不扣的DV情人。有一次因为DV电没充满,中途断电了,他竟然立刻呈现疲软状态,并且立刻停止了和我的亲密。

  去和林达约会的路上,我有些黯然。林达的唇在DV面前缠绕上来,他已经能熟练并主动地操作DV机,选择拍下过程的最佳角度,然后一遍遍地问我要不要?好不好?

  在他高涨的欲望里,我突然有些力不从心,蓦地问了一句:“如果我怀孕了,你会怎么办?”他在我的世界里探索,还未回过神来,他的额头,还渗着细密的汗珠。“你会抛弃我吗?”我说得身体一并打了一个冷战。他的手停下来,我突然有些后悔了,却不能停止我的悲哀。关于悲伤这件事,女人总是能够举一反三。

  “不要说这些扫兴的话好吗?”林达的手再一次抚上我的身体,试图让自己迅速进入角色。

  “你并不想承担我。”他视这些为扫兴。那么,我又是否有足够的能量,可以承担他的不承担?我自己揭穿了自己的自以为是,虚弱得不堪一击。

  他终于坐湖北治癫痫哪个医院起身,点烟,却并不回答我。

  我放弃了追问,男人总是厌倦苦苦追问的女人。我还有完整得到他的幻想,还在做最后挣扎。

  “你变了。”他说。继续不看我。

  我不知道我哪里变了,变得有思想了,还是变得不愿再隐匿真相了?

  那一天,我们不欢而散。

  时常以为那是爱情,却不过是另一个我们

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我没有去上班。我独自靠在沙发里,无比的虚弱。第八天,我约了林达的妻子蓝沁在我和林达经常偷情的酒店会面。

  在十七层的客房,我从窗口望下去,如果从这里跳下去,足以致命。因为这个念头,我的恐高症突然让我晕眩,然后是敲门声。

  “希娅小姐约我有什么事吗?”蓝沁淡淡的。她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裙子,真的很美,美到让我嫉妒。她的身体,竟然如此健康。

  娜娜竟然骗了我。

  “我和你先生拍了一些很好看的片子,约你一起来看。”我点了一根烟,同样冷静地开了DV机,那里面有她熟悉的身体,却不熟悉的疯狂。

  她的脸,很平静,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,也没有任何失控的表现。

  难道我输给了林达的抛弃,又要输给蓝沁的平静?倒是我自己,看着数码摄像机里的我,那个沦落在欲望里的我,像是一个陌生人。一个DV情人,这世上,另一个我。

  这种惊觉,令我抱紧了自己的双臂,觉得冷。这种输,让我愤恨,于是摔门而去。我是搭电梯到达一楼的,一抬头,阳光下,有一个淡紫色的身体迅速地坠落,她的长发在空中飘扬。

 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,娜娜其实并没有骗我,林达的妻子是有病,只是患了精神病。而起因,也是因为林达的外遇,这一点,倒是被我猜中了。

  现场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。我约见的,只是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女人,我离开后,她发作便跳了下来。林达哭得很悲痛,没有看我一眼。

  我们一起从法庭里走出来,我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,正在向我们这边张望,看到林达后,绽开了笑容。她的手腕上,吊着一个数码摄像机。

  我快步走开了,阳光照射着我的眼睛,灼得我好痛好痛。我想起了,陪娜娜去做手术时,她和我说过的那句话:“我时常以为那是爱情。”

  后来,我回到了外企,重新拿月薪两万的薪水,谈正常的恋爱,用一种成熟的心态准备面对婚姻。我终于懂得了,是什么让我和娜娜,我们这些年轻的都市女孩走不进婚姻,是我们自己的幻想。抛开了那些,我们的爱情才会变得健康,变得真实,也才能顺利地过渡到婚姻。

  只是那时,我们还年轻的时候,并不懂得这些,一定要哭着闹着,把自己的所有,都全部奉献给我们以为的爱。带着我们必须经历的磨炼,才能到达我们各自的爱情天堂,婚姻天堂。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冬枣的营养价值,你知道吗?_食疗养生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ymf.com  信阳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